您的位置: 瑞金信息网 > 育儿

剑道师祖 第七百八十二章扑朔迷离,不明的来历

发布时间:2019-09-24 19:03:42

剑道师祖 第七百八十二章扑朔迷离,不明的来历

三道人影忽然出现在密林中,淡淡的杀意围拢而来。

语真面色一冷,道:“你们想以下犯上吗?”,

三人眼中露出一丝惧色,但待看到地上的鲜红时眼中惧色便即消散,足尖一点便飞射下来,三人五指一张指尖各出现几点锐利的乌光。

这乌光森冷锐利,毫无疑问,只要被刺中身上必要多出几个血窟窿。

没有任何言语,他们出手快而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语真凝着眉静静地看着他们。

“嗤”,

刀剑刺破身体的声音传来。

被刺穿的却不是语真的身体,而是三人中中间那名黑衣人的身体;一柄长剑自他后心扎入,一直穿过前胸。

那人瞳孔瞬间放大,似是不敢相信有人能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后袭杀他。

他没能看到身后那张英挺的脸,在他身旁的两人却是赫然一惊,本能地身形一转,十指变招分左右直取而来,指尖乌光爆射,宛如刀剑绽放出利芒。

“当当当”,

立时便是一阵刀剑齐鸣之声,来人横剑挡住乌光,周身剑气勃发,手腕一转剑身也随之二转,银色的剑气竟将那十数道乌光尽数反弹了回去,“嗤嗤”的声响传出,两人身上顿时千疮百孔,三具尸体直直坠落了下来。

陆鸿这才足尖一点,收件落下,戏谑地看着语真,揶揄道:“刚才是谁说没有我也能自保的?”,

“哼”,

语真冷哼一声,正欲转身,地上一人忽然张口一吐,一道乌芒呼啸一声直射向她的眼睛。

她瞳孔蓦然一缩,本能地就要伸手结印,然而她全身却是一点灵气也无,空有印法,却没有灵气流转而出;那暗器毫无阻滞地就到了她眼前。

就在那黑色的小箭距离她眼睛只有一寸的时候斜刺里忽然伸出一只手。

陆鸿穿行而来,一把抓住小箭的箭杆,顺手折断,又在那人身上补了一剑;剑锋穿透他的脖颈,那人这才一命呜呼。

“你在试探我?”,

语真眉宇间一冷。

她自然看得出以陆鸿的剑术方才绝对可以一击毙命。

陆鸿不置可否,道:“你会结印?手法很奇怪,但却似乎熟稔的很”,

她虽然受伤不轻,但方才结印的时候手法却十分熟练。陆鸿对于印决多少有一些了解,自然看得出她的手法乃是玄门正宗,绝不是魔道的手印。

心中对她的身份不免又多了一些好奇。

语真冷哼一声,道:“你很早就躲在他们身后了”,

陆鸿笑了一笑,细细看了看地上的三个人,凝眉道:“他们都是经受过严格训练的杀手,出手凶狠毒辣,寻常世家很难培养出这样训练有素的杀手来,他们却要置你于死地......是家族纷争吗?”,

方才语真的反应他都看在眼里;见到这三人时她一样用的是命令的语气,看起来这三人似乎是她们家的下人;只是他们的来意却在她意料之外。

陆鸿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就勾勒出了家族纷争的惨案,某个豪富人家的小姐不知何故被冰封在这条大河里,好不容易在自己的救助下脱了困却遭到家族中人派来刺客的刺杀......

语真虽然身上半点灵气也无,但她的眼睛却似乎能够一眼就看透人的心底;那份洞察力比莲心还要可怕。

她冷哼道:“什么家族纷争?白痴吗?”,

“呵,好心救了你,你偏要冷嘲热讽;我要是再热脸贴你的冷屁股就是自己犯贱了,你走吧,以后无论谁要杀你,无论你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

他自诩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极少做焚琴煮鹤,辣手摧花之类的不雅之事;但这女子的性子着实是太过恶劣,恶劣到她精致而梦幻的容貌也拯救不了的地步,纵然是陆鸿也忍受不了她这样的颐指气使。

语真也没有多留一刻,只是刚走出两步就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转过头看见陆鸿正蹲下身细细地搜简着那三具尸体,其中两人的乾元袋已经被他摘在了手里,手掌正往一人腰侧摸去。

她脸色当即一变,喝道:“你做什么?”,

陆鸿道:“看看有没有什么宝贝,哦,想起来了,他们是你们家的下人,要是有好的宝贝给你留一件就是了”,

他说话时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

语真却蹙了蹙眉,忽然快步走过来一把推开他,只是她本就柔软,又受伤不轻,这一推没能把陆鸿推到,反倒是自己摔倒在了地上。

陆鸿转过头对她怒目而视,却又觉得这女子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若是再招惹他还不知没准真把自己给气着了;当下点头道:“遇到你算我倒霉,我陆鸿招惹不起你,你走不了,我走就是了”,

扔掉手中的乾元袋起身便走。

耳中听到有几声风响,像是有人飞速向这里靠近,他却没有停步。

语真也听到了那轻微的风响,她知道只有身法极好的人才能辗转于密林中发出这样轻轻细细的响声;看了看地上的三具尸体,忽然意识到自己处境危险,快速靠近的人很有可能是来杀她的。

眼下自己却身受重伤,连一丝灵气也无,有一战之力的只有陆鸿。

“站住”,

她忙挣扎着起身向着陆鸿的背影说道。

陆鸿嗤笑一声,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你站住”

剑道师祖  第七百八十二章扑朔迷离,不明的来历

语真又用命令的语气道,她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但却好像并没有意识到陆鸿不是她的下人,也不是那些可以为她去死的人。

直到陆鸿越走越远她才意识到这一点,咬着牙道:“我家离这里不远,你送我回去,我给你赏赐就是”,

陆鸿哈哈笑道:“姑娘的赏赐在下承受不起,我这点道行想必也入不得姑娘的法眼,姑娘还是让那成千上万愿意为你去死的人救你脱离灾劫吧,在下告辞了,青山绿水,后会无期”,

说着摆了摆手,大步消失在她的视野之外。

“你......”,

语真勃然大怒,却又奈何他不得,只感怒火攻心,心口毅腾,又吐出一口血来,然后她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大庆性病医院
临沂妇科
陕西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网络预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